快三热线:0577-88539042    监督举报:0577-88523479
瓯海党务 瓯海人大 瓯海政务 瓯海政协
当前位置: 您当前的位置 : 大发快三计划  ->  文化  ->  文学  -> 正文

拂林随雨密 度径带烟浮

——雨中访京山村
来源:大发快三计划   2019年03月25日

  烟雨迷濛的山村景色

  ■周胜春 文/摄

  这个冬天的温州,犹如三四月份的梅雨季节,纷飞的雨点如伤心情人的眼泪,天天滴个不停,似乎永不枯竭。大罗山,可以说是温州人的心灵栖息之地。它的诱惑,即使大雨也挡不住我们前行的脚步。在农历新年来临前的一天,为了一睹大罗山的雨雾胜景,我们开启了一段有点惊险的旅途。

  车子经过开通不久的三垟街道中心大道,穿过樟岙山洞向左转,经茶山街道临近高教园区的转盘。一拐进环山公路,就好似钻入了一片白花花的世界,前方及两侧周边俱是雨雾缭绕,茫茫一片。能见度在转弯时只有20多米,即使是直道也只有50来米,有些山坳更是迷雾团团,不辨东西南北,傲视群峰屹立的大罗山整座山体都被淹没。

  车子在往上艰难爬行的过程中,都开了夜行大灯和警告双闪灯,一路上都是在不停的拐变,不停的往上。心里七上八下,如小鹿在胸口撞击,面对外侧的万丈悬峰,怕有闪失,时不时的涌上一阵阵慌乱,但也遏制不住心里浮上来的惊奇,欲一睹真容。稍稍扫了几眼右侧的窗外,越发感觉自己正往仙山里走,仙雾渺渺,仙乐飘飘,似乎听到了极乐世界的梵音,看到了拈着鲜花端着花瓶衣袂飘飘的仙女在圣水池边亭亭玉立……

  不知道绕了几圈,路边一个叫做京山村的标志牌在雨雾中依稀可见。想起大罗山的深邃与宽广,只能管中窥豹了,靠左侧山壁停好了车。因为“山路元无雨,空翠湿人衣”,面对飘渺的雨点,更要撑着伞出来。山上处处是风景,使我不由透过雨帘细细的打量起这个村子。环山公路两侧倾斜山坡上的山村整体,都是在雨山雾海之中。古老房屋的飞檐,翠绿的片片竹叶、层层树叶、棵棵小草,还有丝丝缕缕的青苔,都需要定睛看看,方能隐隐绰绰见到它们的风姿。

  沿着较为陡峭的石子路下来,一座解放前建造约有10来间的老房子静静的坐卧着。它坐北朝南,在绿荫掩映之中,黑瓦层叠,脊檐伸展。建筑物左右两侧的窗台上面雕刻西式图案,屋脊下坠、屋檐上翘的幅度都很大,一股古朴典雅之风扑面而来。一眼就看出来,这座房子以前属于大富之家,绝非平民百姓所有。前面院子和房子的东南西三个方位均用石头筑成了一人多高的围墙,几乎与下屋檐不相上下。从敞开着的门进去,地面已用水泥铺平,10余扇木头房门无一例外的紧闭谢客,但依稀能听到人语声,真的是“空山不见人,但闻人语响”。老宅藏深山,又是在这片烟雨凄迷之中,不免让人心生感叹:“庭院深深深几许。”

  令人感到意外的是,整个山村之中,类似的建筑物还有好几座。其中一座建筑物的外墙以盛开的莲花样式为主,直线三角的菡萏为辅,线条圆润张扬,柔中带刚,典雅大方。主屋还是传统中式的黑瓦飞,木质结构,江南古民居的特色浓郁而鲜明。总体上来说,中西结合,相得益彰,典雅大方,深重凝练。在稍下方的半山腰,建有一个教堂,正门前面一条可够开车的水泥路与环山路连接。由于站立角度的问题,仅仅能看到外墙把旁边的峭壁隔绝,墙上装满子圆形灯和各色旗子。由于教堂属于舶来品,而且宗教场所大多建造得气势不凡,其建筑风格应该也是中西合璧。

  与环山路南面一概都是老房子不同,在北侧山上无一例外的都是新房子。它们同样紧靠山体,依山势而建,其中还有好几幢别墅,形成一个小小的别墅群。至于建筑风格,则无一例外的搬用了西式。高高的围墙上爬满了爬山虎,虽然相当一部分都已枯干凋落。转墙中间筑有带拉门的车库。高于围墙的是院子里小廊一角,三五条长剑似的廊梁伸向天际,很明显是用来装饰。隐约可见三四幢二到三层的房子依高低不同依次攀附在山坡丘陵上,在雨中的它们显得风情万种。

  路边挨山建有一个叫“怡情亭”的小亭子,柱子上刻有“晨曦觉海送钟声,万壑松岚催月上,半山风定观云飞”,还有几句因损坏看不清楚了。因此,我也就不按照柱子的排列方位对仗了,但无论怎么排列,既有宏伟壮烈,又有诗情画意。我似乎透过层层雨雾,在山顶看到日出、月上和云飞壮观,阴柔和腾跃的景象。旁边还有好几条古道伸向山上,只是在漫天雨飞中云深不知处。有一条古道还标志着前方几公里是心安禅寺,可见白云深处不单单有人家,还有禅意。

  脚踩在仅容一二个人通过的石子路,在一座座老房子之间穿梭,可以把时光调度,如电影胶片一般一个10年一个10年的往前推。每一座房子的围墙上都有细密如丝的青苔,“积岁青苔厚阶面”,不知青了几季?房前屋后的小菜园一畦畦遍地都是,“开荒南野际,守拙归园田”,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田园生活,挽起裤脚荷锄钯,忙活半个月,不管山下繁杂之琐事。竹篱笆上的枯藤败叶缠绕不休,“篱落疏疏一径深,树头花落未成阴”,是季节的标志。通过石头墙筑成的猪栏,偶尔还能闻见一二声鸡叫,“雨里鸡鸣一两家,竹溪村路板桥斜”,此时,整个世界都是安静的,整个人生都是安宁的。

  再往下走,几棵大枫树在两旁迎面而来,连接着的便是全市闻名的红枫古道了。它笔直的伸向下方,在雨雾迷漫处,幽深幽深的,不见底。抬头看树叶,几片淡黄色病恹恹垂着脑袋,与枝条的连接岌岌可危,已没有了如火般的色彩。路旁边建有一个六角亭子,安静的面对着岁月的狰狞。此时,耳边传来“叽叽喳喳”的鸟叫声,但它们却没有飞起来,可能是天气寒冷窝在家里了。

  抬眼望东方的山麓,只见雨雾飘来白云,山体时隐时现,如一个小岛在大海里载浮载沉,又像一座山峰在半空中飘浮行走,看不见路,也看不见房子,遥不可及又近在眼前。下山的旅途又是另一番情景,好似驶入了汪洋大海深处,在波涛汹涌的中央,咬紧牙关双手紧握方向盘,车窗前方似乎有海市蜃楼,又似乎出现了彩虹,在虚虚实实幻境和迷漫之中,寻探最终的目的地。到了山脚,从后视镜看到一片片云海留在了山上,听到雨打地上淅淅沥沥的的声响,方才长长的吁出一口气来。

编辑: 陈奕如